中國瑜伽論壇中国瑜伽—身體健康(强健身体、精力充沛)体育中國瑜伽 → 皇冠瑜伽健康观——身心灵的健康


  共有62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皇冠瑜伽健康观——身心灵的健康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中國瑜伽入门 帖子:4 积分:12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7/3/8 20:49:23
皇冠瑜伽健康观——身心灵的健康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3/19 14:57:04 [只看该作者]

      2013年8月21日,在香港教育学院,潘麟导师讲授了“皇冠瑜伽的健康观——身心灵的健康”。在演讲中,一是以东、西方文化为背景,比较了两种文化对身心的不同认识;二是介绍并展示了旷世绝学“狮子吼”;三是与现场听众沟通与交流。关于皇冠瑜伽健康观,潘麟导师将其分为身、心、灵三个层次,并逐一展开论述,现摘录如下:
 
一、关于身体健康
 
      什么是“身”?首先要把定义搞清楚,定义不清就没办法进行思想和学术的讨论,而且会产生诸多思想及逻辑上的混乱。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对“身”的定义是不一样的。

      西方所说的“身”是指人体之九大系统,即运动系统、消化系统、呼吸系统、泌尿系统、生殖系统、内分泌系统、免疫系统、神经系统和循环系统之集合。东方认为,对“身”这样下定义不正确、不全面、不完整。按照东方人的观点,身体由硬件和软件两部分构成。硬件即解剖学意义上的身体,由九大系统构成。这九大系统全部可以通过解剖学看到,有结构、有组织、有细胞、有功能。除此之外,东方人认为人体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软件系统,这个软件系统就是我们东方人所说的经络气脉系统,它可以归为人体的第十大系统。我们东方人认为,人身是由十大系统构成,九大硬件系统与一个软件系统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才能构成一个活着的、完整的、自洽的身体,十大系统之集合谓之身。

      没有软件系统的电脑,是不能运行的,同样,没有软件系统的人体,残缺不全,也是无法运行的。我们这个身体之所以能运行自如,就是因为有第十大软件系统在发挥作用。电脑的硬件再好,如果不安装软件系统,毫无意义,这部电脑就是一堆废铁。让电脑发挥作用和功能的,恰恰是它的软件系统。同样,我们人体第十大系统即经络气脉系统得到了净化与升华,我们的健康才是真正的健康,才是高级的健康,否则就会出现疾病和亚健康状态。在我们东方人看来,亚健康问题是出在软件系统上,是软件系统的水平太低,软件系统性能太差,导致了硬件系统运行不畅、功能不强,这就是亚健康。

      西方自然科学只承认人体有九大系统,只承认人有硬件系统,不承认人有软件系统,不承认人有经络气脉系统。由于最近一两百年,受到西方思想的强劲影响,我们有些人也开始倾向于否定人有经络系统的存在。前几年在中国大陆掀起了否定中医的运动,认为中医不科学,其理由是中医里所说的经络、穴位、五行等在解剖学中找不到根据。找不着根据就是不科学,不科学就应该否定,一些学者和科学家联名上书国家有关部门,认定中医是伪科学、非科学,没有存在的合法权,建议取消。这个运动连着发生了几次,而且一次比一次的力度加大。

      我们认为,他们犯了一个十分严重的错误,就是以西方自然科学的标准来衡量东方的中医。按照西方的标准,只要不符合自然科学的就是伪科学和非科学。这个判断源于对“科学”所作的定义。现代有一个约定俗成的标准,即只要不符合西方自然科学的,就是非科学。在此我们表示反对。

      科学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自然科学,第二类是社会科学,第三类是生命科学。每一类科学都有它独特的研究方法、各自的特点和属性,科学与科学之间是不能混淆的,我们不能以自然科学的标准来研究社会科学,也不能以社会科学的标准来研究自然科学。同理,不能用西方自然科学的标准来衡量东方的生命科学,反之亦然。

      中医属于生命科学范畴,说中医不科学,指的是不符合自然科学标准。不符合自然科学与不科学,这是两回事,不能因为它不符合自然科学,就说它不科学。比如说女人不像男人,不能因为女人不像男人,就说女人不是人,这是一个逻辑上的混乱。中医不符合自然科学,但不等于中医不科学。中医是科学,中医是生命科学,它与数学、化学、物理学等自然科学不属于一类科学。中医是中国人提出的一套很完整的软件系统理论,包括经络、穴位、五行等软件系统,叫经络系统。印度人经过瑜伽修行与实践,也发现了一套人体的软件系统,叫脉轮系统,或者叫脉轮学说。

      脉轮系统认为,从人体头顶的百会穴到会阴穴,有一条气脉——中脉,贯穿在身体的正中间。中脉上分布着七个能量中心,每个能量中心都像鸡蛋大小。七个能量中心又称为七轮,即顶轮、眉间轮、喉轮、心轮、脐轮、腹轮、海底轮。按照瑜伽的学说,人体有七万两千条气脉,这七万两千条气脉加上七个轮,构成一个自足自洽的能量循环系统,名之曰脉轮系统。

      印度的脉轮系统与中国的经络系统,有类似也有不同。相同之处:它们都是软件系统;它们都是能量运行系统,也即人体内在的生物能量运行系统。中医称此生物能量为“真气”,简称为“气”。很巧,印度人也叫“气(Kundalini)”,与印度梵语Kundalini一词相对应的英文单词是Pneuma或Energy,Kundalini在梵文中的意思是能量或生命力,与中医里的“气”之含义非常吻合。气这种能量不是指物理能量,物理学上的光能、电能、机械能等等属于物理能量,而经络中流动的能量则属于生物能量,这两个能量的性质和功能是很不一样的。在中国的中医和印度的瑜伽里,运行于经络或气脉的是生物能量。

      印度的脉轮系统与中国的经络系统之不同点是,中医经络的运行路线与瑜伽气脉(脉轮)的运行路线不一样。中医经络的运行路线以纵向为主,只有一条即带络是横向的,它绕腰横转一圈,其他的经络都是纵向的。瑜伽脉轮的运行路线正好相反,多是横向的,只有三条是纵向的,一条是中脉,左边有一条平行于中脉的叫左脉,右边也有一条平行于中脉的叫右脉。除这三条气脉是纵向以外,其他气脉全部是横向的。

      人体内的软件系统不是只有一个,理论上讲可以有很多个系统,很像电脑:同一个硬件系统,也即同一台电脑内,是可以安装若干个软件系统的。目前在东方传统文化中已经发现的有两大人体软件系统:一个是中国人发现的经络系统,另一个是印度人发现的脉轮系统。

      中国所有的养生方法、所有的医疗手段,都是建立在古人发现的中国式人体软件系统(即经络系统)的基础之上,如太极拳、八卦掌、道家各派的内丹术等,还有大周天、小周天、吐纳、导引、八段锦、五禽戏等等这些传承数千载的养生祛病方法,无不是建立在中国的经络系统基础之上。而印度的养生、医疗及它的祛病健身方法,都是建立在印度先民们发现的脉轮软件系统基础之上。印度的瑜伽、印度的传统医学(即Ayurvéda,音译为阿育吠陀,意译为生命医学)里面有按摩、草药,还有类似于中国吐纳、导引、咒语等一些方法,全都是建立在印度式的软件系统之上。

      总之,东方的医学、东方的养生、东方的保健,全部是建立在软件系统上,如果不承认人体有软件系统,东方所有的医学和保健养生方法必将随之倒塌。就拿中国来说,这一套软件系统我们中华民族已经使用了几千年,我们就是在这一套理论基础上代代繁衍生息。如果说我们这一套方法不科学、不实用,那么我们中华民族早就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东亚病夫,也许这个民族早就不存在了。事实正好相反,我们这个民族生生不息、兴旺昌盛,这就证明,我们的医疗手段、我们的养生方法是可行的,是有效的。既然是可行的、有效的,就是科学的,这种科学叫生命科学。生命科学有它自己的特色,有它自己独立的一套研究方法、证伪和证真的方法,这一套方法不能完全符合西方的自然科学,这是必然的。不能因为不符合自然科学,就得出结论说中医不科学。

      依我之见,中医的伟大之处、中医的价值所在,恰恰就在于中医不符合自然科学,不符合西方的自然科学预示着另一门类科学的存在。如果中医经络理论和印度的瑜伽脉轮学说符合了西方的自然科学,那是中医学和瑜伽学的悲哀,由此也证明我们人类的科学是多么的苍白和单调,只有一个自然科学横行天下,几乎再也没有其他科学的存在,那是科学自身的霸权,更是科学自身的悲哀。科学应该是多元化的,自然科学固然有它的价值和意义,但除了自然科学也应该有社会科学的存在,社会科学有它不可取代的价值和意义。当我们承认社会科学的价值和意义的时候,我们同时也要承认还有一个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并行的科学体系,这个科学体系,我们称之为“生命科学”。生命科学体系在中国和印度已经有五到七千年的发展历史,而自然科学在西方只有区区几百年的历史,生命科学显然要比自然科学古老得多。

      今天我们为什么要讲生命科学?就是要为中医里的经络学说、气脉学说争得合法权、合理权,为人体的第十大系统即软件系统争得合法权、合理权。按照西方的观点,一些养生方法如跑步、武术、游泳等,都是建立在强化硬件的基础上,这些方法有一定的效果,但也都是片面的、不彻底的效果。人体真正的健康多数时候取决于软件系统的健康。西医治表,中医治本。其原因就是中医是从人体的软件系统入手,从经络系统入手。软件系统是硬件系统的总根源,如果软件系统出了问题,硬件的九大系统必然会滋生出种种疾病。也就是说,九大硬件系统的种种疾病,从根源上来讲绝大部分皆起源于经络系统的问题。中医提出一个基本理论叫“不通则痛,痛则不通”,不通就是经络气血紊乱、阻塞、枯萎,只要紊乱、阻塞、枯萎就会痛,就会有种种疾病出来。疾病表现在九大系统上,根源在第十大系统上。要想根治九大系统上的疾病,非得从第十大系统即经络系统入手不可。

      疏通、调整、强壮、升华人体经络系统的方法有许多,初级的方法是中医里常见的中药、针灸、按摩、点穴、正骨等等。除此之外,中国与印度又发现和发明了比较高级的方法,如太极拳、各种体式瑜伽、八段锦、五禽戏等等,最高级的方法是心性的修行、生命的觉醒。

      我们有一个理论叫“心通才能脉通”。九大系统的疾病来自于第十大系统——经络系统,经络系统的毛病又来自于哪里?来自于心性。心性如果是紊乱的、低劣的、颠倒的,那么经络系统就必然会低劣与紊乱,就会导致另外九大系统出现种种疾病。要想让身体真正的健康,必须净化我们的经络系统;要想净化经络系统,最根本的方法就是提升、净化我们的心性系统。经络系统或曰脉轮系统是两头通的:一头通着九大硬件系统,一头通着心性。身体(九大硬件系统)与心性之间以经络和气脉为桥梁和纽带而实现互动,三者中的任何一方发生了变化,必然引发另两方的相应变化。故经络气脉的疏通、净化与升华,必然引发身体(九大硬件系统)和心性的疏通、净化与升华。同理,当我们的心灵、精神、意识疏通、净化和升华了,我们的经络气脉自然也就获得了相应的疏通、净化和升华。如果你的精神中存在着很多纠结与任性,你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等还存有许多偏激与滞碍,人格尚不健全、性格仍未成熟,如此的心灵必定是紊乱的、畸形的、错位的,相应地,我们的气脉也必定是混乱的、堵塞的,九大硬件系统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病变。

      基于心性与经络气脉之间的互通性和互动性,我们提出“心通则脉通”的观点:要想脉通首先要心通,身体健康的前提是心灵的健康,只有真正的心灵健康,才会带来全面的身体健康。因为身体与心灵之间的互动性,不可能把身体孤立于心灵之外来谈健康。一个真正的健康,是身与心的共同健康,身体的不健康会带来心灵的不健康,反之,心灵的不健康也会造成身体的不健康。尽管外界环境,如饮食、气候、社会、生态、城镇化等对人体健康的影响越来越突出,但究其根源,对我们身体健康起到最终决定性影响的仍然是精神或曰心灵,通达的性情、纯洁的道德、合理的生活习惯、乐观的人生态度和超越红尘的洒脱等,永远是决定身心健康长寿的终极因素。
 

二、关于心理健康
 
      心理的健康主要取决于人格的完整和理性的健全,再具体些,就是指心智的成熟,情感的管控,逻辑的清晰,对社会环境与自然环境的协调程度,以及对自我的超越等。面对“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今天,人们遭遇的变化是史无前例的,所有人都在经历着急剧变动着的世界所带来的巨大压力,几乎所有人都在这场巨变所带来的高压中,承受着人格异化、心理变形、情感错乱、认知偏失等所引发的诸般烦恼和痛苦,故当代人的存在感和幸福感缺失的问题,极有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或者说是灾难性的。佛说“众生皆在病中”,“众生至可怜悯矣”,于当下这个时代,尤为显著。总结一下我们当代人的精神现状,大体可用“三无”和“四不”来概括。
“三无”是无体,无根,无力。

      当代人精神在严重的物化和工具化趋势下,失去了可以依凭的主体,此谓之“无体”。不似我们的古人以生命为体,或者说是以佛性和人性为依凭的主体,一切自佛性和人性为出发,一切的最后同样回归于佛性和人性。有了坚固的依凭主体,我们的人格和精神就能立得住,就能于天地间站起来,恢廓起来,而成长为一个伟岸与健康的灵魂。

      人类的精神很似树木,必须有根,根深才能叶茂。中国人此前的精神主要扎根于三者之中:

      一者扎根于家族血脉之中——以亲情为纽带,将我们的精神扎根于家族传承之传统之中,扎根于“耕读传家”的优良家风之中,将历代家族中的杰出人物作为精神偶像和效法的对象,并有一些实用性很强的“戒子书”“家训”“遗嘱”等令我们遵循和恪守,以此为我们的心灵土壤,将我们的精神之根深深地扎入此土壤之中以为依凭。此谓之“血脉之根”。

      二者扎根于文化传统之中——过去七十二行都有各自的传承,绘画、音乐、书法、戏曲、手艺、农耕、养殖,乃至于政权等几乎一切行业,都有各自的传统与传承,在人们学习这些行业,在走进职业人生的过程中,找到自己的安身立业之本,同时在安身立业的过程中,将心灵接通历史,融入文化传统之流,心理于此获得充实,人格于此获得壮大。此谓之“文化之根”或“学统之根”。

      三者扎根于智慧传承之中——宗教家是博爱与慈悲的化身,哲学家是智慧的化身,修行家是解脱的化身,艺术家是美的化身,道德家是善的化身……总之,这些人类的杰出者皆是生命或心性某一方面的化身与载体。若有幸拜他们为师,恪守着尊师重道,久之,我们也将成为他们的心性之化身,成为他们的智慧之载体。师父与历代之圣贤的法脉与智慧成为了我们心灵的甘泉和精神成长的土壤,使我们的精神深深地孕育于此富饶的土壤之中。此谓之“生命之根”或“道统之根”。

      如今,“血脉之根”,“学统之根”和“道统之根”俱已不存,致使当代中国人的精神皆成无根之萍,无本之木。孤苦无依,四处飘零。悲夫,最不幸者,可能就是吾辈之人了吧!无体复无根者,必导致无力之现象。故当代人之精神最为散乱。无原则无操守、精神涣散、人格枯萎等随处可见。古人于悲凉世界中坚强地挺起伟岸的脊梁、于必要之时不惜杀身成仁、不惜为法忘躯,如此光辉之精神,如是雄沉之人格,抚今追昔,恍若隔世。可知当代人精神之病,已入膏肓久矣。

      所谓“四不”是指当代中国人精神中普遍存在的不古、不今、不中、不西之现象。百年来,从打倒孔家店到破四旧,再到“文革”浩劫,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民族像中国,如此地厌恶和仇恨自己的传统文化,必毁之而后快,必亡之而后幸。废墟之上,放眼望去,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面对我们五千年的文明,犹如白头宫女在回忆着隔世的繁华。在渐行渐远的当代,我们不再有精神的家园。此谓之“不古”。

      何谓“不今”呢?在追赶现代化的今天,我们国人大脑中仍然残留着很多非常陈旧而腐朽的东西,如三从四德啦,如重男轻女啦等等,仍然残留着很多迷信和巫术的东西,仍然残留着很多莫名其妙的禁忌和古怪的风俗等等,与当代所谓的现代化很不一致。由此,必将引发种种精神上的分裂和混乱。

      一百多年前,我们就开始系统引入西方文化,其引进力度不断加大,形成了百年来一切以西方马首是瞻的局面。一两百年来的西化过程即是去中国化的过程。在欧风美雨的强劲冲刷下,国人越来越深刻地亡失了自己的身份,终成为中国人的身躯,西方人的灵魂——当今国人很可能是灵肉分离最为严重的时刻。一两百年的去中国化,去民族化,去传统化,此之谓“不中”。

      不要以为经过百年多西化后,我们就真的变成了西方人。事实上我们几乎永远成不了地道的西方人。西方人还是西方人,我们还是我们。我们与西方人之间先天的诸多根本差异,并没有因为百多年的西化而有多少弭平,那个望不见对岸的鸿沟依然存在着。国人对西方文明下的文学、艺术、哲学、宗教和思维方式等等,迄今为止,真正理解者甚少,绝大多数人仍处于雾里看花、盲人摸象阶段。不要以为泛泛地看了几本中国人翻译的西方哲学书或文学书,就以为懂了西方文化了。说到真懂,谈何容易!此之谓“不西”。

      处于此不古不今、不中不西的当代国人之精神甚为可怜,如一只丧家之犬,无有归落;如一个国际间的游魂,失去家园。

      综上所述,皇冠瑜伽认为,如欲重塑心理健康,必须从严重物化之中回归精神,重视生命主体,恢复心性之自觉性、自足性、自在性、自律性、永恒性、光明性、创造性等,再建血脉之根、学统之根和道统之根。否则,我们的精神将永难建立,人格将永难成熟,心理将永难强健,情感将永难顺畅。
 

三、关于灵性健康
 
      瑜伽哲学中身心灵的“灵”与灵魂不是一回事,我们把这个“灵”理解成终极关怀和终极存在。我不知道香港这边的情况,也有十多年不在大陆了,去年我回到大陆以后,发现大陆有许多所谓的灵性课程,说实在的,我看多数都带有欺骗性和虚假性。把心理学课程也名之曰灵性课程,把一些很常规的课程前面都加上了“灵性”二字,什么灵性教育、灵性成长、灵性健康等等。因为怕与他们混淆,如今我们很少用“灵性”二字了。

      其实,“身”“心”“灵”这三个字,最早起源于古老的瑜伽,是瑜伽的专用名词。瑜伽追求的就是身心灵的健康,不仅追求身体的健康,还要追求精神的健康,最终追求灵性的健康。灵性的健康是终极的健康,是真正的健康。

      什么叫灵性呢?灵性就是终极的生命存在。所谓的灵性健康,就是我们生命的全面健康,生命全面的健康不等于通常意义上的身体健康加上心理健康(这个心理是指西方心理学意义上的心理),灵性的概念比通常意义上的身加心,要深广得多,也宽泛得多,它包括身体和心理,但又远远大于它们的相加之和。到底这个灵性是指什么呢?它是我们的终极存在,这个终极存在,我们把它叫做生命。

      人最终要到哪里去?要回归到终极存在那里去,就是回归到绝对主体,并作为一个绝对主体的存在。这就是东方人的终极追求,不管是儒家、佛家还是道家,以及我们的瑜伽,其终极追求都是回到那个绝对主体中去,成为绝对主体。佛家把绝对主体叫“法身”“佛性”或“般若”,瑜伽把绝对主体叫“梵”或“灵性”,儒家称之为“仁”或“天”,道家把它叫做“道”,基督教则名之曰“上帝”。

       道也好,生命也好,梵也好,法身也好,皆是同一个意思,都是指那个绝对的、完整的、自足的、超越一切的主体性存在。修行就是回归那个主体性存在,成为(融入)那个主体性存在。(这个话题在这里,就不展开讲了,如果展开讲需要几个小时,或十几小时,才能把“主体性存在”大体上说清楚,今天时间不多,只是略作提示,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全面讲。)

      总之,什么叫灵?灵就是终极存在。什么是终极存在?什么样的存在才叫终极存在?就是绝对的主体性存在,佛家叫“证悟法身”,道家叫“与道合一”,瑜伽叫“梵我一如”,儒家叫“天人合一”,名相不同,其实意无非是全面地融入那个绝对的主体性存在,以此来实现(恢复)灵性的健康。

      如果我们不融入主体性存在,没有实现我们的终极关怀,情况会怎么样呢?我们就会得病,必然会患上一系列的疾病,过去称此系列症状为“灵性饥渴症”,我们生命科学称之为“终极关怀缺失症”。此症状是一组症侯群,是由一系列的症状和病态所构成,且每个人的具体表现也不尽相同。我们在此只是择其主要症状介绍一下:

      第一是漂泊感,像气球一样,像断了线的风筝,到处漂泊,像一个没有人收养的流浪狗到处流浪。第二是空虚感,觉得活着没意思、没价值,活着没劲,尽管有吃有喝但活着没劲,一点意思都没有。第三是恐惧感,是死亡给我们的恐惧。我们一生都在死亡的阴影下,被死亡压迫得喘不过气来,每当我们一想到死亡,就会颤抖,就会紧张。第四是不安全感,这是漂泊感的另外一种感受,我们的身、我们的心、我们的生活,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安全感,没有找到永恒的安全港湾。

     有些人认为,没有安全感可能是因为我身上的钱少,等我钱多了就好了。错!等你钱多了,你更没有安全感了,因为你还要担心你的钱的安全。也有一些人认为,没有安全感是因为自己的权力没有足够大。其实权力越大越如履薄冰,更没有安全感。安全感与权力的大小、与金钱的多少都没有关系。

      没有安全感,真正原因是来源于对终极关怀的缺失,只要没有实现自己的终极关怀,我们就生活在不安全感中。终极关怀,也就是那个法身、那个上帝、那个道,是我们永恒的家园,永恒的安全港湾。你只要一天没有达到梵我一如、天人合一,你就一天生活在非安全感中,这是必然的。不管你有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不管你是什么文化背景,不管你是什么性别、什么年龄段,只要你没有实现你的终极关怀、你的灵性关怀,漂泊感、空虚感、恐惧感、不安全感等等就必然如身影一般紧跟着你,所有人都是如此,无人可以例外。西方的基督教把这种感受叫做“上帝的呼唤”,或者叫“神的呼唤”。神用你的空虚感、不安全感、漂泊感等等来呼唤你。只要你有这些感受,就证明你离上帝越来越远,上帝就呼唤你回家。佛家把“终极关怀缺失症”叫做“罪业的惩罚”,儒家则称之为“良心的不安”。总之,呼唤也好,惩罚也好,不安也好,都是一种病态的现象,一种不健康的现象,一种异化的现象。

      “终极关怀缺失症”,有缺失就有遗憾。有缺失有遗憾,就证明你的存在不圆满。那么你就要去奋斗,去追求圆满和完美,这就是东方人为什么要追求解脱、追求修行的原因。修行是什么?修行就是追求终极的灵性成长,最终实现灵性的圆满。只要我们的灵性不圆满,得不到实现,我们的一生就会处在漂泊、恐惧、空虚、无意义等各种不良感受之中。如果这几种感受没有从我们的生活中永远地消失,我们就不可能获得真正而恒久的幸福和快乐。恐惧感、恐死感越强,幸福指数就越低。反之,你越是超越你的恐惧和死亡,你的幸福感就越强。

      一般人痛苦地生活一生,很多时候其痛苦不是来自身体的疾病,也不是来自精神的疾病,而是来自于灵性未能经由修行和明师开示而获得实现和彰显所致。没有实现灵性的需求,没有实现人道合一、梵我一如,我们就在病中,这个病更多的是指灵性的疾病,指的是我们的存在性疾病。这种病才真正是人类需要关注和解决的终极疾病。佛家的明心见性,道家的成真人,儒家的成圣贤,基督的道成肉身,瑜伽的梵我一如等等,是彻底治愈“终极关怀缺失症”的良药,不仅可以实现生命的终极圆满,同时也是实现灵性健康的不二法门。


 

作者简介:

新书推荐《〈瑜伽经〉直解》 ——《瑜伽经》是一部生命修证著作

    潘麟,东方生命研究院创立人,著名生命学家。于青年时期多次深入青藏雪域等地进行长期禅修,26岁时于圣城拉萨明心见性而彻悟宇宙人生之真相。

    潘麟是当代杰出的原创型学者和哲学家,已经面世的钜著有《家门没上锁》《皇冠瑜伽——从身心健康到生命觉醒》《〈瑜伽经〉直解》《〈心经〉直解》《〈大学〉广义》《〈金刚经〉的智慧》《以心传心——潘麟导师讲授皇冠瑜伽》,英文著作“Come up to the Great Guru”(2009年于印度出版发行)等,另有各类学术论文近百篇。

    此外,潘麟还是千古绝学——皇冠瑜伽(心传体系)、茶道(正宗禅茶体系)、禅舞(飞天舞体系)、香道(秘传丹香体系)、医道(生命医学体系)、狮子吼(梵音唱诵体系)、光明大圆满(阿底瑜伽,虹身成就体系)、倒拨生物钟(时轮学体系)等若干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当代传承人。

潘麟导师简介


潘麟导师书籍简介


东方生命研究院大事记



      温馨提示:如果您想了解更多详情,请登陆东方生命研究院官网(http://www.dfsmyjy.com)或者关注东方生命研究院官方微信:crowndfsmyjy ,学习更多生命科学知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