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欢迎你光临中国瑜伽协会网站                                                                       

‧台大管理学院(摄影者:林蔚绮)

英国牛津大学彼得‧克拉克教授(Peter B. Clarke),2009年12月12日于台大管理学院EMBA担纲演讲。(以下为演讲内容)

首先,我要感恩慈济人给我这个机会来到台湾,也感谢一路上慈济志工对我的照顾及友谊。

我个人的研究,主要在于东亚宗教的发展;尤其是相关宗教本身在东亚地区以外的海外发展情形,例如在拉丁美洲、非洲、欧洲、美国等地的发展。我本身在日本东京大学教过书,这次是我第四次造访台湾。我个人一开始会认识慈济是因为指导过一位台湾学生的博士论文,而当时这篇论文主题就是关于慈济。

说到今天的演讲主题,针对当代宗教的力量愈来愈强盛,以歷史学家的角度从文化中探讨宗教,而非从神学的角度来探讨。至于宗教是对或错,神是否存在则是哲学家应探讨的问题。而对于人类学家来说,重点则是在看人是否有信念,拥有何种信念,这些信念又是如何的影响人的行为;对于是否相信神,并不批评,就如同法官对酒本身的看法并不重要,更在意的是人饮酒之后造成的行为是否适当。心理学家则是从个人主义,从情绪上、灵性上来着手。社会学家是侧重于宗教对社区和对社会的影响。

英国牛津大学彼得克拉克教授,2009年12月12日于台大管理学院EMBA担纲演讲。(摄影者:林蔚绮)

全球化促使宗教发展态势更加兴盛

从歷史沿革的角度来看,人类歷史与宗教息息相关。美国人类学家曾提出宗教在西元2008年会完全灭绝,因为学者认为,随着经济的发展愈趋繁荣,认同宗教理念的人应该会愈来愈少,因为宗教常常被视为是过时的,退流行的,迷信的,但现今我们看到的现象却是全球化的宗教復甦。

有一位英国生物学家,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在其先后两本着作中—《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以及《神的假象(The God Illusion)》 ,都提到他认为宗教是迷信,应该死亡,灭绝。有些人类学家甚至也提出质疑:在二十世纪的我们为什么还需要宗教?

但现在我们在全球却看到了很强烈的,有力的宗教的復甦,例如美国一向被认为是科技十分进步的高科技国家,但同时美国却也是最普遍具有宗教信仰的国度。在全球,我们观察到的宗教復甦现象,横跨佛教、印度教、犹太教、回教、基督教等等;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等地这样的力量也都很强烈,而且这些宗教不光只有復甦,甚至还都经歷了重大的,不同型态的改变。

而在这样普遍的全球化的復甦中,有一些区域的宗教性相对没那么强烈。彼得‧伯格(Peter L. Berger),曾在其《The Desecularization of the World》一书中提到,西欧是一个这样的例外,西欧人民普遍并不那么具有宗教性,原因是他们对事物大多是持怀疑论者,对宗教也是,西欧社会相对之下不那么强调宗教在当代的角色。但在日本,却是不一样的故事, 有一本书, 《神的尖峰时刻》 (The Rush Hour of the Gods),主要在探讨日本新兴宗教在西元60和70年代的崛起。而在印度,我们同样可以看到有大量宗教以新的形式被创造出来。但印度的宗教大部分是留在印度当地,大多没有传到海外,不似印尼、泰国、台湾、美国、拉丁美洲等地的宗教则是多所流传。

不同的宗教会有这样的差别,是因为每个宗教都有不同的信念、形式、实践以及不同的远景,甚至对于世界,通常也都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认为现在的世界是不好的,有的认为是好的,有的认为虽然算好但却需要再进一步被改造,而其他则是对于现在我们所处的世界毫不关心。关于实践,通常也有不同的做法,有些是专注在个人,有些是专注在个人和社会之前的连结,有些则进一步连结到其他更广大的外在世界。

西方宗教通常是关于相信神,但我们可以对宗教提供更宽广的定义,具有宗教性,不代表一定要信神,也可以是不信神的。

在亚洲当代宗教的发展中,儒学、人间佛教等成了东亚宗教发展的重要特徵。

以下我再列举某些东亚宗教可以流传到海外的一些特徵:

1. 人间佛教:
以人性化的角度强调对人的入世关怀,因为宗教常常都是关于另一个世界,但人间佛教偏重在当下的这个世界。

2. 非侧重超自然的:
不太强调超自然的非凡体验,对于当下的这个世界以及另一个世界并没有太激烈的区分,比较倾向一种天堂与人间是融合的概念。

3. 人性本善:

相信人人本性是好的,人人皆有佛性,人从基本的质来说就是好的,就是有佛的。

4. 强调由互相教导及学习,人是可以被改变的。


这些大致上都是人间佛教的精神 — 对他人怀慈悲心,为了帮助他人而延后自己的悟道。

而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个 “反向全球化” 的现象。一直以来,文化的流传,包含宗教,都是从西方流传到东方,像是基督教的传播,或是工业化的传播 (起始于英国,传到美国及全球),过去几百年来,世界可说是被西方化的。但是在过去的五十到六十年间,日本、大陆及印度的经济崛起,也把东方宗教中特有的人间佛教的概念传向西方,并且渐渐普及化。以我自己为例,我小时候根本没听说过”因果”这种概念,但是现在的我,我的小孩甚至其他的年轻人都对这些佛教概念或是东方文化十分熟悉,这种了解甚至超越对基督教的了解,东方父母以前会担心自己的小孩被西方化,但现在情势渐趋逆转。

韩国有新兴宗教,日本也有,甚至传到巴西,非洲的宗教甚至也传到美国或是拉丁美洲,而印度的传统或是印度教的寺庙也成为西方国家街头常见的特色,像素食主义在英国十分流行,就也是受到印度的影响。

但为何有些新兴宗教很成功,有些则不然?以商业角度来看,宗教市场的竞争是很强烈的,所以新兴宗教要存活并不容易,因为各自都有属于自己的信念。 而对于成功的定义,从歷史来看,我们可以说在几千个宗教当中,只有百分之一的新兴宗教可以延续超过25年,而且至少拥有十万个成员,且成员的数目有持续增加的趋势,成员的人数占很重要的因素,例如在全球的人口中,百分之三十三是基督教,使基督教为全球成员人数最多的宗教,第二名则是伊斯兰教,约有百分之二十。

让我来分析主要影响宗教能否成功广佈的因素:

1. 文化的连结性 Culture Continuity

在一本由美国学者所创办的期刊中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Religion),有提到如果一个宗教要成功,尤其是在其发源地以外的地方成功,此宗教的信念必须与当地文化有某程度的连结,例如若有一个宗教要在台湾发展,却与台湾的文化无法做连结,那就会很容易失败。要做到文化的连结性实在不容易,就像是大陆和台湾同样说中文,文化还是有差异;又像是英国与苏格兰也同样说英文,彼此文化差异还是存在,甚至说话的腔调也会影响人们关于信息传递的接受度。

若外来宗教要在欧美成功,就要看是否自己的宗教能以对方思考的方式进一步做适度的调整,因为每个文化都有其固有的资产,是不太容易被外来力量所改变,就像是他人要我们改变自己是很难的,因为通常不太能改,人们也没有准备要改变。一个文化整体的大规模改变是极少见的,例如基督教传教士花了几百年的努力在昔日中国、日本及印度等地传教;但截至今日,在日本只有0.8﹪的人信仰基督教,且人数仍在减少;在印度也是只有小规模的天主教徒。而在非洲,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有明显的增长,但原因却不是非洲被外来化,而是这些宗教被非洲化。

2. 严谨的实践Strictness

一个宗教的外在显现,以及其传达出来的讯息会影响社会对此宗教的观感。例如慈济的证严上人,她的言行举止以及简朴刻苦的生活都符合她平常对社会大众所提出的教导,也符合社会大众对一个宗教领袖的期待,上人的法跟言行都是一致的。如果一个宗教的教义及其外显的行为不一致的话,很容易就会失去外界对他的评价及认同。

3. 性别因素,尤其是女性成员所能造成的影响Gender Factor (female)

从歷史上看,一个成功的宗教大多有较高比例的女性成员;反过来说,一个宗教如果很少有女性的加入,也很少有成功的案例,女性成员数目的多寡是对于一个宗教是否能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

4. 成员年纪的广泛分布Age

一个成功的宗教通常也会横跨广泛的年龄层,从年轻族群的二三十岁到年纪较长的五六十岁都会包含。

5. 有效的内部运作系统 Effective Internal Networking System

一个成功的宗教,其组织规模必然不小,正因如此,内部运作必须有更多的沟通俾使组织的运作更有效率。

以英国的手机大厂为例,他们会到学校赠送免费手机给九到十岁的学童,这些学童不仅本身会渐渐习惯使用此厂牌,更会进一步影响他们身边的人,影响人数平均在20-30人之谱;长远来说,这些都是具有高潜力的潜在客户,因为他们从很小就开始使用此品牌,使用习惯会很难被改变。

再举银行为例,很多在英国的银行会在大学开学之际,在学校设摊位,因为对于人们使用银行帐户的习惯而言,只要一旦开户,几乎很少会换银行,因为手续很麻烦,所以对这些银行来说,只要能让这些大学生一开始就用他们的银行,大多数人几乎都不会再换银行了。

6. 领导者 Leadership, Big Q

最后一个因素,但是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领导者。一个具有领袖魅力的领导者,大多数人会认为是个性所致,像是美国总统欧巴马或是甘迺迪,但我认为一个又老又病的领导者,可能依然富有领袖魅力,像是一些非洲的领导者,他们可能在领导过程中连一句话都没说过,或是在泰国发生的一场革命,则是由一个12岁的小男孩领众发起。所以我们可以发现领袖魅力跟领导者的年龄,外表,甚至是否聪敏与否,并无绝对关系,重点在于领导者本身的信念以及其传达出来的讯息,例如如果今天我说我做了一个梦,神指派我成为救世主,如果人们听了,愿意跟随我,那我就有领袖魅力;如果人们不愿意跟随我,那我就是没有领袖魅力。

宗教一开始都会由一位极富领袖魅力的领导者所创始,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领袖魅力通常也会渐渐消失,尤其是在领导者离世后,此种魅力会更难持续。而之后的继承者以及所遵循的制度也很重要,如果领导者的交替可以是和谐的轮替,则此宗教可以继续保持发展,甚至有一说,这样的宗教,其创始者死后甚至会比其生前更有影响力,如果新兴宗教可以成功的度过这种的领导者轮替,则就有相当大的机会可以持续成长,并存活下来。

综合以上所述,当代宗教以其蓬勃的发展,以及反向全球化的特质改变了我们对宗教的看法。例如在巴西,有超过三十个来自日本的新兴宗教运动,其中只有三个成功存活超过了五十年,且都拥有超过一百万名成员。

印度教、佛教等也在全球化的浪潮下面临许多机会与挑战,世界充满了各种多元的文化,我们必须对各种文化都要有所尊重及了解,并且相互交流及学习。而儒家所强调的和谐,也促使人们应该对这世界抱持热情。中国大陆及印度,随着经济的发展以及丰富的资源,更可以藉以输出其文化和价值观—和谐、慈悲。基督教更是长期以来以其慈善事业对社会的贡献所闻名,几乎每个大城市都会有由基督教所创立的学校,医院等,而人间佛教与基督教更是有其共同处,可以彼此互相学习,且更有效的进行慈善相关事业,因为世界需要这样的一股力量。

(本文整理:郑佩奇)

Peter B. Clarke小档案

经歷:
•现任教英国牛津大学神学院,讲授宗教人类学。
•曾任教于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宗教歷史与社会学系,1982年于该校创立新兴宗教中心
•曾于非洲、巴西及日本讲学
•创办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Religion»学术期刊杂誌

彼得‧克拉克教授深具人道精神,他是非洲奈及利亚独立后,第一位前往当地演讲教书的白人。彼时本身仍在牛津大学有教职,当他决定要去非洲,学校方面警示若教授执意离开,无法保证回英国后依然有教职机会。但教授还是去了,且回英后,由于其成就,仍然获聘为教职。

分享本文给好友:
Reddit! Del.icio.us! Mixx! Free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 News Google! Live! Facebook! StumbleUpon! Yahoo!
 首页 > 心灵健康 > ﹝名家论述﹞慈济与当代宗教之发展
 ﹝名家论述﹞慈济与当代宗教之发展
 2010-03-25 02:22:36|中国瑜珈网|点击:1888
 

﹝名家论述﹞慈济与当代宗教之发展

E-mail 打印
Next
延伸阅读文章:

 

 

近期相关文章:
 
 
千人倒立
论坛精华
 
专题
中国瑜伽会歌
感恩黑龙家四季牧歌张老师写词谱曲弘扬祖国医学!
慈禅甘露堂 粤ICP备05003604号 慈禅甘露堂博客 管理入口
│地址:中国深圳南山华侨城|
QQ号码:399986890│邮箱:huangbiao@chinayoga.com